二十根小黄鱼起价

在楼诚坑底躺平

【楼诚】但爱是浇花

在楼诚坑底躺了一年多一篇产出都没有我也是很尴尬啊_(:3」∠)_好不容易有一个想写的梗但是好久没写文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小学生文笔在干什么啊(哭)





1.
明公馆有一块不大的花圃,不大的花圃中不小的一块都种着红玫瑰。为的就是给自家孩子练习明家祖传的撩妹魔术。原料充足,且经济实惠。

因着上海商界人人皆知的变故,明家裁了一批佣人,花匠自然也在其列。后来收养了明台,大小姐就让明楼去打理打理花圃。

大少爷偷了个懒,索性全种了玫瑰。

再后来阿诚一点点长大,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些个娇贵品种在大哥手下半死不活的样子,便接手了花圃的工作。

重见天日的玫瑰们不久后再次惨遭陷入爱河的大少爷的摧残。

大少爷成日地摘朵花对着镜子练习,对着阿诚练习。

不满意。最后才送出了一朵去。

“所以说啊,师哥你是喜欢我的啦!”

阿诚看着汪姐姐拿着那朵花对着她师哥笑得都快裂了的时候,想起了自家花圃里一片光秃秃的杆儿,悄么声地磨起了后槽牙。

2.
后来没什么准备地就要去法国,阿诚在那些杆儿跟前瞅了半天,干脆都收拾了什么都不种了。

然而大少爷愈发娇贵起来。到了巴黎说没有不送美丽的女士玫瑰的道理,还说用来变魔术的时候花店里买的花没自家种的用起来顺手。没办法,阿诚只好在阶前辟了块地,种上红玫瑰。

明楼还是老样子,安心当他的甩手掌柜。有时候收到汪曼春寄来的信还要好好哄哄难得有小情绪的阿诚。

“都说了喜欢是摘花但爱是浇花啊。阿诚你看我今天早上才给你的宝贝玫瑰浇了水。”

“⋯⋯大哥,我才浇过的。”

但不久之后阿诚也没太多时间照料她们了。

大哥和他都有更重要而脆弱的花要浇。

3.
回到上海之后,两个人自然也没时间去想花的事。玫瑰在这时的汪曼春眼中一文不值,哪怕是明楼送的。

可第二年花季一到,发现花圃里不知什么时候又满满一片红玫瑰都开了,想来是大姐张罗的。

4.
日子好过歹过的,家里就剩下他和大哥。

极偶尔的,阿诚也会使唤他先生去浇花。明楼也极偶尔的起了兴致自己去浇,往往是同阿诚一讲才发现浇重了,又免不了听一顿埋怨。

明楼听着分外亲切。

5.
离战争结束大概还有个一年的时候,明楼就开始慢慢把自家产业往香港迁,往海外迁。同时也寻了好些法子,好等到战争结束了把明台送出去。

日本人走了,两党平分天下,自古以来哪里有这样简单的事儿呢?

明楼好说歹说连哄带骗地总算把小弟从是非之地一脚踢了出去。回过头来还未能纠结一番要不要离开就已经没了机会。

阿诚早早就表了态——“大哥在哪里,阿诚自然也在哪里。”

明家需要阿诚,明公馆需要阿诚,最重要的,明楼需要阿诚,反过来也是一样。

6.
明公馆被砸了个稀烂。

那片被二人小心翼翼护了许久的玫瑰也在其中。

阿诚匆匆中回头看了一眼,还未对上焦,就被狠狠推了一把。

此后浑浑噩噩很多年,阿诚的眼前都有那一片碾碎了的红,鲜艳欲滴,胜过他见过的每一个人的血。


7.
当年他和大哥算是殊途同归共浇的一朵小花长大了,哭闹着要更多的养分。

于是终于从同一个养花人所种的红玫瑰那里,得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