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根小黄鱼起价

在楼诚坑底躺平

今天回来的时候父亲不知怎地提起了H君
原来并没有去北京
而是去了建大附中
就是那个中考考场
并没有感到高兴或难过
甚至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评论